返回首页
www.topisme.com

长期太空任务通缉:灵活的宇航员,与他人合作良好

Mars500模拟期间的隔离生活。左起:亚历山大·斯莫列夫斯基、罗曼·查尔斯、王悦。

当谈到在太空飞行时,宇航员的组成可能与任务本身一样重要,六名志愿者组成的团队在不离开地球的情况下进行520天的火星徒步旅行也是如此。

Themock火星飞行志愿者已经在俄罗斯模拟器中隔离了三个月,该模拟器模拟了前往这颗红色星球的每一个阶段,但在到达火星500任务的中点之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6月3日开始的Mars500项目的研究人员正在密切关注这六个人在身体和心理上是如何应对的。三名俄罗斯人、两名欧洲人和一名中国参与者被密封在莫斯科俄罗斯生物医学问题研究所的火星飞船模拟器内。

除了研究长时间太空飞行的心理影响外,研究人员还希望这项实验能揭示一些重要因素,以考虑增加未来长时间太空任务的选择。

研究人员说,单是这次航行就可能持续几年,船员组成就成为此次任务成功的一个组成部分。

520天火星500模拟的首席研究员、挪威卑尔根大学心理学教授Gro Sandal告诉太空网:“我们正在寻找心理预测因素,这些预测因素可能会反映出机组人员的人际兼容性,这样在未来,我们就可以决定一些用于机组人员组成的标准。”

未来的火星或小行星探险家需要能够承受长期太空飞行带来的无聊和单调,但也需要能够承受任务本身的压力和压力。同样重要的是考虑社会个性特征,因为船员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近距离生活和工作。

旧金山加州大学精神病学教授尼克·卡纳斯说:“选择人的重要性在于他们处理宇航员所需任务的能力,以及他们在困境中与他人互动的能力。”“你需要能够与人相处,但同时,如果需要,也要在隔离状态下舒适地工作。你的个性必须有一定的灵活性。”

如何在深空相处

此外,随着来自不同国家的航天机构越来越多地合作,机组人员也变得更加多样化和跨国化。因此,船员之间的文化差异也可能使团队凝聚力复杂化。火星500号机组人员的异质性构成,以及相关航天机构的合作,可以在这一研究领域提供一些有用的类似物。

桑达尔说:“人与人之间的互动会发生在任何你必须长期呆在其中的密闭环境中,这是一种正常的反应。”“我们确实认为,随着船员的异质性,人际关系紧张和误解会增加,这可能是因为来自不同文化的人的价值观可能不同,甚至不兼容。”

卡纳斯相信,这些文化紧张关系可以通过宇航员之间以及宇航员和地面任务控制人员之间的教育和公开对话来抵消。

“培训和团队建设将非常重要,”卡纳斯说。“群体情感需要被监控,人们需要公开谈论自己的感受,这样他们才能阻止压力恶化并成为问题。”

然而,标准说,文化差异的真正影响往往很难衡量,因为文化对个人个性的影响并没有明确定义。

她说:“有许多差异可能与文化有关,文化是隔离期间紧张局势的潜在来源。”“但与此同时,可能很难将文化在小群体中的影响与个体差异区分开来。即使我们认为某些东西可能是文化的表达,也不总是容易得出这样的结论。”

太空中的夜游者

同样,尽管像Mars500这样的实验试图准确模拟真实太空飞行的各个方面,但其结果有时可能应用有限,因为如果参与者决定退出,就不能强制限制他们。

桑达尔解释道:“与真正的飞行不同,人们可能会觉得他们有更多的心理控制,因为如果他们想离开,我们就不能把他们留在房间里。”“但与此同时,我们也知道,机组人员在这些努力中投入了很多自豪感、兴趣和努力。所以,我认为他们退出实验不是一个容易的选择。”

尽管如此,史无前例的火星500号任务可以为研究人员提供有价值的数据,了解可能影响有朝一日探索火星及更远地区的宇航员的心理因素。这个精心设计的实验还可以引导人们注意在执行这些任务之前和之后进行充分的心理准备的重要性。

桑达尔说:“在完成这些任务后,需要进行很长一段时间的心理支持和随访。”“这对重新适应正常生活极为重要,这表明这些机构的责任不会在任务结束后简单地停止。”

在首次长时间太空飞行之后,情况尤其如此,事实上,这可能是一次火星任务。”

卡纳斯说:“在如何处理重返大气层的问题上获得支持很重要,就像在任务期间获得支持一样。”“任何事情的第一次任务都将是艰难的。就像第一次月球任务一样,如果你第一次执行火星或小行星任务,回来后,你的生活将彻底改变。”


站长QQ:316065270   联系邮箱:316065270@qq.com
Copyright © 2023 Topisme All Rights Reserved.
www.topisme.com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057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