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www.topisme.com

众议院小组敦促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进行更开放的沟通

2007年8月29日,星期三,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局长迈克尔·格里芬(右)在华盛顿美国国家航空宇航局总部的新闻发布会上聆听前宇航员和航天飞机事故调查员布莱恩·奥康纳的讲话,他宣布,在星期三发布的一份审查报告中,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表明宇航员在任何太空发射前喝醉或酗酒。

对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宇航员医疗系统的独立审查和一项内部调查之间的差异促使立法者周四敦促美国航天局的人员之间进行更公开的沟通。

7月,一个评估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宇航员医疗和行为服务的独立小组赞扬了该机构医疗系统的一系列改进。该小组还报道了两起醉酒宇航员的轶事,尽管其他太空飞行人员和飞行外科医生担心安全问题,他们还是被侧放飞行。

但上周公布的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内部调查结果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表明所谓的事件曾经发生过,也没有发现该机构飞行外科医生团队的安全问题曾经被忽视过。

众议院科学和技术委员会主席、国会议员巴特·戈登(田纳西州民主党人)在周四的太空和航空小组委员会听证会上表示:“问题是,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飞行安全操作是否令人感到舒适,让每个人都能挺身而出,而不会感到受到排斥。”

美国空军上校理查德·巴赫曼是一名资深的飞行外科医生,曾领导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独立健康小组。他说,这两份报告之间的分歧可能是因为航天局工作人员一直担心职业影响。为了避免这些障碍,他的小组承诺对在医疗评估期间接受采访的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宇航员、飞行外科医生和其他机构员工匿名。

空军航空航天医学院院长巴赫曼告诉小组委员会:“我相信这可能代表着持续的恐惧和沟通障碍,可能会引起更多而不是更少的担忧。”“这两份报告所描绘的画面完全不恰当。我认为,当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提出问题时,他们没有表现出类似的担忧,这仍然是一个问题。”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安全负责人布莱恩·奥康纳曾是该机构内部审查的宇航员,他表示,虽然他无法核实独立委员会的说法,但接受采访的人可能不愿站出来。

奥对小组委员会说:“总有一种可能性是,有人可能不太愿意和他们的安全人员交谈。”

奥补充道,航天局目前正在为其员工准备一项重点匿名调查,以帮助消除与独立小组调查结果有关的任何持续担忧。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局长迈克尔·格里芬告诉小组委员会,独立调查小组对醉酒宇航员的描述,以及今年早些时候前宇航员丽莎·诺瓦克被捕,促使该机构评估其医疗系统,都“动摇了公众对美国航天局的信心”。

格里芬说:“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工作人员的个人行为,包括我们的宇航员,必须达到最高标准,无可非议。”他补充说,该机构每天都表现出如此卓越。“但面对我们最近遇到的指控和逆境,我们必须提出并回答棘手的问题,我们做到了。”

自2003年以来,确保开放的通信环境一直是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首要目标,当时调查人员指责该机构的内部文化是造成哥伦比亚号航天飞机及其机组人员损失的原因。

佛罗里达州共和党众议员Tom Feeney在听证会上对Griffin说:“更普遍的指控是一个文化问题,需要最高领导层的关注。”他指的是独立报告中所谓的无视安全问题。

Feeney说:“解决文化问题有点像太极拳,因为我认为你们的政府已经承诺改变这种报道的文化。”

格里芬一再敦促航天局员工在他向委员会作证时提出他们可能存在的任何担忧。

格里芬说:“如果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有人有顾虑,就把它提出来。我需要倾听。”“对我来说,在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这样的机构里,没有什么比就主题进行公开、自由、非政治的讨论更重要的了。”


站长QQ:316065270   联系邮箱:316065270@qq.com
Copyright © 2023 Topisme All Rights Reserved.
www.topisme.com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0572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