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www.topisme.com

宇航员在太空行走中部分搅乱国际空间站太阳能电池阵列

2007年6月13日,STS-117太空行走者Patrick Forrester(左,部分模糊)和Steven Swanson帮助将一个长着星板的太阳能电池组部分放置在国际空间站P6特拉斯上。

休斯顿——周三,两名太空行走的宇航员在国际空间站外部分卷起了一个旧的太阳能翼,然后面对坚硬的螺栓和交叉的电线,帮助启动前哨站的新阵列来追踪太阳。

大西洋航天飞机宇航员帕特里克·福雷斯特和史蒂文·斯旺森开始了他们7小时15分钟的太空行走,他们在将近7年历史的太阳能电池阵列放回存储箱的途中,对其进行了戳戳和蓬松处理,然后继续执行其他任务。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负责STS-117任务的国际空间站飞行主管Kelly Beck说,我们能够到达大约不到一半的位置。

115英尺(35米)的太阳能电池阵列的主要部分,从空间站的动力型6号港(P6)特拉斯到达右舷,将在稍后的舱外飞行(EVA)过程中由亚特兰蒂斯的STS-117机组人员收回。

亚特兰蒂斯号STS-117指挥官里克·斯特奇科说:“帕特和史蒂夫让他们在稍后的EVA尝试中处于昏迷状态。”

Forrester和Swanson使用了一套即兴工具,包括一根以其形状命名的所谓“曲棍球棒”,用半透明的Kapton胶带包裹,以松开卡住的索环,剪断松动的弹簧引线,并为P6太阳能电池板插毛,使其能够正确缩回。

福雷斯特(Forrester)说,现在这是一个值得记住的观点。

任务管理人员已经在STS-117机组人员的任务后期留出了更多的时间来完成太阳射线的回收,并将在周四和周五的太空行走中付出更多的努力。

太空行走后,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ISS项目经理Mike Suffredini说,我们一直计划花几天时间收回阵列。

在周三的长荣号太空行走中,航天飞机管理人员还决定在STS-117机组人员周五的太空行走中增加一项预期的亚特兰蒂斯隔热毯维修。在航天飞机6月8日的发射过程中,毯子的一角被从亚特兰蒂斯号左尾部安装的轨道机动系统(OMS)上拉开。

Forrester和Swanson于美国东部时间下午2:28(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828)从空间站的Quest气闸舱开始了太空行走,比计划晚了大约20分钟,因为他们和亚特兰蒂斯号上帮助编排工作的机组人员之间存在沟通困难。太空行走的时间也比最初计划的6.5小时长,这使得宇航员在远足结束时的一些宇航服供应有点少。

接近旋转准备

在今天的太空行走结束时,宇航员和飞行控制人员将P6太阳能电池阵列卷起来,足以让空间站的新闻板太阳能翼旋转并跟踪太阳,但太空行走人员发现了一个明显的接线混乱,有两个齿轮驱动旋转。

弗雷斯特安装了一个驱动锁定组件齿轮来驱动一个2500磅(1133公斤)的太阳阿尔法旋转关节(SARJ),以旋转空间站的新Starboard4特拉斯及其两个像摩天轮一样的太阳能翼来跟踪太阳,他遇到了接线错误。该齿轮是驱动SARJ旋转的两个齿轮之一。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宇航员梅根·麦克阿瑟(Megan McArthur)在约翰逊航天中心(Johnson Space Center)担任任务控制中心(Mission Control)的航天器通讯员,她在飞行控制人员的一些测试后告诉太空行走者,“看起来电线好像交叉了。”

硬件后来成功安装,尽管在稍后的太空行走中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才能重复安装第二个SARJ齿轮。

为了防止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征轮换,弗雷斯特和斯旺森留下了一系列发射锁中的一个来保护它。他们还松开了一系列发射约束螺栓的扭矩,这些螺栓将在稍后的太空行走中拆除。6月8日,在亚特兰蒂斯号的有效载荷舱内,锁和约束装置将ARJ和S3/S4特拉斯固定在舱内,不再需要。

周三的EVA标志着STS-117任务计划的四个任务中的第二个,第85个专门用于空间站建设或维护,第57个来自国际空间站。

这次太空行走也标志着斯旺森职业生涯的第一次EVA和弗雷斯特的第三次EVA。

“多亏了你和地面的帮助,”弗雷斯特对他的船员们说太棒了。”


站长QQ:316065270   联系邮箱:316065270@qq.com
Copyright © 2023 Topisme All Rights Reserved.
www.topisme.com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05729号-1